扫一扫微信二维码关注我们 ×
大健康展 微信公众号 二维码
邮件订阅 ×

网站logo
民族医药展 现场图片

探寻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中的“古为今用”

时间: 2021-10-13

来源:民族时报,原题:《抢救保护云南少数民族古籍迫在眉睫——探寻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中的“古为今用”》

背景

云南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生动缩影,有25个世居少数民族,其中,15个特有民族、8个人口较少民族、16个跨境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各民族创造并积累了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留下了卷帙浩繁的少数民族古籍。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是其中不可或缺、独具特色的重要部分。

2019年5月,在和志武学术展览馆开展东巴古籍普查采录

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蕴藏丰富的各民族疾病认知、疾病观念、应疾诊疗措施等,是中华医学的重要知识载体,是一宗有待在推陈出新中实现“古为今用”的重要文化遗产。

今年,由云南省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办公室副研究员和六花与项目组成员起国庆、艾芳、杨筱奕共同研究的项目《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保护与传承研究》,获得了“2020年国家民委社会科学研究成果奖(调研报告类)三等奖”“2020年度云南省民族宗教委系统优秀调研报告一等奖”。日前,和六花、起国庆两位专家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为大家解读我省少数民族医药古籍实现“古为今用”的价值内涵。

云南民族古籍办库藏彝文古籍

目前云南省民族医药古籍的分布情况怎样?有怎样的研究发现?

和六花:云南少数民族古籍储量巨大、历史悠久、内容丰富,其中不乏医药古籍。云南25个世居少数民族都有本民族的民族医药,受民族分布、地理环境、区位特征等多重因素影响,呈现多维、多相、多层次的格局,并形成形制不一、数量不等的民族医药古籍。其中,彝族、藏族、傣族、纳西族、壮族、傈僳族、普米族等民族有书籍类医药古籍传世,景颇族、阿昌族、苗族、怒族、拉祜族等无古老文字的民族也有一些口传的验方、本草故事等传承。

本次调研以彝族、藏族、傣族医药古籍为重点展开。

2019年3月,调研访问彝文古籍专家张纯德教授

在搜集彝文医药古籍过程中发现:彝族在历史上形成了药重于医、药早于医的医药传统,明清时期,便有不少用彝文写成的医药古籍流传下来,如楚雄发现的明代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的《明代医药书》记载了56个病种、87个处方、324味药物,多为一病数方、一方数药、一药多用;清代,彝文写成的医药古籍更为丰富,如雍正八年(1730年)的《医药书》、雍正十一年(1733年)的《老五斗彝医书》、乾隆丁巳年(1737年)的《医病好药书》、道光二十年(1840年)的《元阳彝医书》。

云南彝族医药古籍的抢救保护工作起步较早,成效显著。云南省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办公室、楚雄彝族文化研究院、红河州民族研究所、云南省彝医医院、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民族宗教局等机构收藏了一定数量的彝文医药古籍,也有少量散存于民间的毕摩、彝医和医药研究者手中。调研团队分析整理了彝族古籍抢救保护的集大成者——《彝族毕摩经典译注》,该丛书第106卷搜集、翻译、整理了众多的彝族医药古籍,如《哀牢山彝族医药》《白痢》《百日咳的药》《败血药》《半身瘫痪病药》《包接骨拼骨的药》《包死皮肤的药》《被打伤散瘀的药》《背痈》《本命年致病历算》《鼻子里生疮药》等,数量众多、题材多样、内容丰富,涵盖诸多病种。并发现,云南彝族医药古籍有明显的地域性差异,自成体系,与彝族的支系分布、地理环境、毕摩师承等都有密切关系。

藏医药是一门历史悠久,具有完整理论体系和丰富临床实践经验的传统医药。但目前我们对我省藏族医药古籍的基本情况了解较少。调研中发现,云南藏族古籍多用藏文书写,历史上,迪庆有许多活佛和喇嘛具有藏医学方面的知识,一些藏传佛教寺院还设有专门治疗疾病的藏医诊所,如东竹林寺、云登寺、噶丹松赞林寺等,因此藏文医药古籍多收藏在各派寺院中。但鉴于云南藏族医药古籍的分布、传承特点,迪庆地区的自然地理和气候特点,云南藏族古籍抢救保护工作起步较晚等,云南藏族医药古籍的抢救保护工作难度较大。

在傣族医药古籍调研中发现,傣族医药古籍中记载了丰富、独特的方药、病理、生理、疾病症状,并且对各种炎症有很详细的记述和分类,如破裂性炎症(外伤)、疮痒肿毒炎症、五官肿痛炎症、妇女经血炎症以及各种热风症、冷风症、杂风症等,也系统记述了药物识别、采集加工及各种傣药的功效、用药等等。《中国贝叶经全集》第61卷收录的《傣药志》、62卷收录的《档哈雅》、32卷收录的《药典》、86卷收录的《傣方药四塔五蕴阐释》就是专门的傣族医药古籍。再如,2002年古籍办普查中了解到的德宏傣族《傣药验方集》汇集了100多种常见病药方,德宏州民语委收存了多册《傣医傣药》。

2018年8月,在丽江市博物院开展东巴古籍数字化调研

此外,我省各民族铭刻类、文书类、讲唱类古籍中都有丰富的少数民族医药内涵,如白族的石刻本《赵氏医贯》,内容涉及玄元肤论、命门立论,命门的部位、性质、病理变化、治疗原则和方药等;藏族的《四部医典彩色挂图》,由5000多个小图画组成,囊括藏医起源、理论、实践等丰富的内容;壮族民间传唱的《药性歌诀》《八味药性歌诀》《见病用药歌诀》《补虚药歌诀》《通三道药歌诀》等。

30多年来,我国少数民族古籍工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也得到了全面的抢救保护。在调研中,全省在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抢救保护中有哪些突出成绩?

2019年在云南民族博物馆调研

起国庆:30多年来,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抢救保护工作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经各部门通力合作,成效是显著的、成果是突出的。楚雄彝族自治州成立了云南省彝医医院,迪庆藏族自治州成立了迪庆州藏医院,西双版纳州成立了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傣医医院,构建集中医药、民族医药教、研为一体的中医医院;省级层面成立了云南省民族民间医药协会,部分州、市、县也成立了民族医药协会。

禄劝县藏彝文献药经

云南省始终把抢救性保护作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工作的首要任务。

首先,征集保护了大量少数民族医药古籍。目前,全省已征集保护少数民族文献古籍3万余册,口碑古籍1万余种,其中81部少数民族古籍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彝族医药古籍《医药书》第六批入选。仅省民族古籍办就抢救征集了彝族、傣族、瑶族、纳西族、傈僳族、壮族等民族的文献古籍共3500余册(卷)。调研显示,书籍类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多数已被抢救保护,处于入藏状态,分别藏于各地古籍办、档案馆、博物馆、研究院、图书馆、民族医院等机构。傣族、藏族医药古籍受宗教文化、传承机制等因素影响,散布在寺院、民间的医药古籍数量远超各收藏研究机构入藏量。如西双版纳州先后收集《刚比迪沙嫡巴妮》《马腊玛塔坦》《阿皮塔麻三给尼》《桑格尼》《巴力旺》《麻哈娃》等200余部医药古籍和2000余个单方、验方、秘方。无文字民族的口传医药古籍搜集整理研究工作从无到有,取得了显著成果。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为了摸清少数民族的社会历史状况,抢救濒临消失的珍贵历史文化资料,开展了大规模的口传古籍搜集整理工作。1950年至1955年,中共云南省委边疆工作委员会、云南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对全省少数民族社会历史情况进行调查研究。经过多次的调查,发掘、整理了一些少数民族讲唱类医药古籍。尤其是1984年,文化部、国家民委等部门组织编纂“三大集成”,即《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中国歌谣集成》《中国谚语集成》,一些涉及民族医药内容的民间故事、民间谚语、民间神话及民间歌谣整理加工并印刷出版。以傈僳族医药古籍为例,搜集整理了《药书》《神药的故事》《恋药祈歌》《妈妈为我熬苦药》《狗吃月亮》《练功和行医》《挨打遇医》《枪炮打不进》《孤儿和七公主》《复活的人》《智除妖精》《净赚一两》《卸邪祭词》等,数量众多、内容丰富。

开展傈僳族古籍调研

2018年5月,在丽江市东巴文化院调研

其次,翻译、整理、出版了一批少数民族医药古籍。先后编纂出版了《纳西东巴古籍译注全集》(100卷)、《中国贝叶经全集》(100卷)、《彝族毕摩经典译注》(100卷)、《哈尼族口传文化译注全集》《云南少数民族珍本集成》(100卷)、《云南文山壮族文献古籍典藏》等文献古籍,以及《中国民间故事集成·云南卷》(上下)、《中国歌谣集成·云南卷》《云南民族口传非物质文化遗产总目提要》《云南民族古籍丛书》(80余部)、《云南少数民族古典史诗全集》(上中下)、《云南少数民族叙事长诗全集》(上中下)等古籍,为各民族的历史文化研究奠定了坚实基础。这些大型的民族古籍翻译整理、影印类图书都收录了一定数量的少数民族医药古籍。

藏文古籍修复

此外,发掘、整理、出版了一批少数民族的医药单方、验方,如《中国少数民族民间验方精选》《中国彝族民间医药验方研究》《傣族传统医药方剂》《中国拉祜族医药》《彝族验方》《竹楼医述》《傣医传统方药志》《中国傣医药图谱》《月王药诊》《晶珠本草》《元江哈尼族药》《中国佤族医药》《德昂族药集》等。

破损彝文古籍

与此同时,全省开展了少数民族古籍采录识读,推进数字化保护。少数民族古籍的保存条件特殊,不易查阅,数字化可以极大提高古籍利用率。近年来,省民族古籍办组织全省有关机构,持续开展彝族、傣族、纳西族、哈尼族、普米族、瑶族、藏族等民族古籍普查采录工作,积累了一大批珍贵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数据信息资料。

在调研少数民族古籍过程中,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

和六花:最记得,2016年我和项目组同事在调研时,一位同志介绍了他所在地区少数民族古籍的留存分布情况,提到在一个镇附近的一个山坡上有很多民族文字石刻。我们在电脑里看到了有部门数年前实地调研时拍摄的照片,从中可以看到半面山坡都是石刻,都是一些有些年代的文化遗存。我们异常兴奋,因为这个石刻分布地和发现唐代碑刻仅相距数里,又隐匿深山,难保不是一些有价值的铭刻类古籍。遗憾的是,因此行我们未携带拍摄设备,心想留待日后再专程前来调研。未想此次擦肩而过就错失了一睹其风采的机会。

2018年5月,我们组织了专业的拍摄、传拓人员前往该地,一行人在相关同志的带领下,经历修路堵车、徒步山林,风尘仆仆地来到那片山坡。可眼前的景象却让我们傻眼了,哪里还见得到石刻,只见坡头有一道高五六米的混着石头的土堆。这只是我们在开展云南少数民族古籍抢救保护工作中经历的一件小事,但这样的事情在全省各地都在发生着;不只石刻、摩崖,纸质文献、丝帛素书、竹木简牍无不面临着这样的生存困境。倾心于民族文化抢救保护的人们深感痛心疾首,却也深深地感受到,仅凭一个部门、一些群体去抢救保护,确实是势单力薄。基于这样的现状,抢救保护云南少数民族古籍确实是迫在眉睫。

2019年3月在呈贡中峰书画院开展古籍调研

云南少数民族古籍抢救保护重点项目与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抢救保护工作有着怎样的联系?

和六花:他们二者之间的关系是:云南少数民族古籍抢救保护重点项目实施带动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抢救保护工作的开展。

一是云南省自1999年至今,积极组织部署和实施国家重大文化项目《中国少数民族古籍总目提要》“云南各民族卷”的编纂出版工作,至2019年底完成25个世居少数民族古籍总目提要的编纂、出版工作,极大地推动了云南省少数民族医药古籍的普查、编目和科学分级工作。2016年,我省出版了《彝族医药古籍文献总目提要》。

二是《纳西东巴古籍译注全集》(100卷)、《中国贝叶经全集》(100卷)、《彝族毕摩经典译注》(100卷)、《云南少数民族古籍珍本集成》(100卷)、《红河彝族文化遗产古籍典藏》(36卷)、《云南文山壮族文献古籍典藏》(10卷)、《耿马傣族历史古籍典藏》等重点项目,抢救保护、翻译整理了一批各民族的医药古籍,使各民族群众、广大科研工作者有机会接触、了解各民族优秀的医药文化典籍,体悟各民族内涵丰富、独具特色的医药文化,为后期的医药古籍专题出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18年,我省启动了《彝族医药典籍》编纂项目。

三是“中华古籍普查文化志愿服务行动”“全国中药资源普查”等项目,进一步推动了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的普查和一批保护单位的设立。如2020年云南省古籍保护中心关注中医药领域古籍的揭示与保护,与云南中医药大学图书馆密切合作,以《滇草本》和中医西传等重要典籍和重要历史事件为切入口,推动该校申报云南省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工作。

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在传承发掘和转化利用上,取得了怎样的成果?

和六花: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是各民族医药文化的重要载体,随着中医医学向纵深发展,其中蕴含的特色诊疗技法得到了传承、挖掘和弘扬,特色病种研究得到推进。如傣医的传统诊断法有问诊、闻诊、望诊和摸诊,在历史上形成了专门的诊断著作《刚比迪沙嫡巴妮》,为更好地传承、挖掘、弘扬傣医的特色诊疗技术,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民族医药研究所和州傣医医院把“傣医外治法的技术规范研究”列为科研课题,以傣族医药古籍中的“四塔五蕴”理论为基础,运用傣医特色治疗手段,在疾病防治、健康保健等方面疗效显著。彝族医药古籍《双柏彝医书》《启谷署》《医病好药书》《医病书》等中记载了一些疑难杂症和多发病、地方病,如风湿痹症、伤筋接骨、妇科病等,为研究彝医特色病种治疗提供了珍贵的资料,推动了临床试验和科学研究,楚雄彝族自治州中医院(云南彝医医院)就此设有专门的特色病专科。

民族医药古籍中记载的文献信息,历经千百年的临床验证,其中的大量方子、治病经验、技能、方法等是民族医学创新发展的基源,积极推进民族医药古籍的发掘整理和开发研究,可助推民族医药产业多元化发展。

开展纳西东巴古籍数字化采集调研

针对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实际,作为研究人员,有些怎样的建议?

起国庆:加快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抢救、搜集、整理、翻译工作,重点要加大对云南世居少数医药古籍抢救保护工作的支持力度。

一是争取加大对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普查、修复、出版、数字化、培训等工作经费投入。同时要采取多种途径吸纳社会资金,为做好少数民族医药古籍保护工作提供支持。相关部门、地方设立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抢救保护专项基金,确保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搜集、整理、出版、挖掘研究、数字化等有关任务和目标顺利实施。

二是推进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抢救保护基础性工作。加强民族医药古籍数字化建设,启动实施“云南省少数民族医药古籍资源数字平台”工程,扩大少数民族古籍数字资源开放,进一步促进资源共享,不断提高利用效率。

三是加强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整理出版。编制《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出版规划》,适时组织实施“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影印丛书”、《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译注》等整理出版项目,深入挖掘和系统阐发少数民族医药古籍的文化内涵和时代价值。

四是系统谋划少数民族医药古籍保护成果的转化应用。深入挖掘少数民族医药古籍的社会价值和实践意义,推动民族医药古籍资源转化为产业融合发展和创新的具体实践,让优秀传统文化更好地服务于现代社会。

另外,大力彰显少数民族优秀古籍魅力,营造全社会共同保护少数民族古籍的良好氛围。打造品牌亮点,持续开展“传承民族记忆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云南省少数民族古籍文化遗产巡展”,适时开展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遗产专题展。

傣文医药书

研究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具有怎样的价值和意义?

和六花:切实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是云南各民族医药文化的集成,是中华民族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各民族繁衍生息、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发挥了积极的价值取向和治病救人、经世致用的社会功能,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云南少数民族医药古籍蕴含着丰富的医药知识,是传统中医药学理论的重要原始依据。少数民族医药古籍记载、反映了历史时期各少数民族的疾病认知、社会应对、信仰与疾病治疗的关系及其疾病观、价值观,更真实再现了各少数民族医学的发展历程。如藏族医药古籍《四部医典》是一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藏族医学巨著,共有四部156章,内容囊括藏医学的基础理论、生理、病理、诊断、治疗、人体解剖、药性、病因、症状、方剂等内容,是现在藏医药学的理论基础。傣族医药古籍《嘎牙桑哈雅》的内容涵盖了解剖学、生殖学,人与自然的生存关系,人体“四塔”“五蕴”的平衡与盛衰,人体的组织机构等内容。彝族《双柏彝医书》,书中记载了伤、痛、毒、产后等76种疾病名称、疗法及275种动物药、植物药的具体疗法和使用方法,共开药方243个。

另外,少数民族医药古籍是各民族创造的重要文化成果,可以为少数民族科技发展史研究提供资料,有利于中华各民族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各民族医学是经历千百年的发展完善,最终形成独具特色的少数民族医学理论体系,是中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完)


项目调研团队介绍

负责人

和六花,女,纳西族,云南丽江人,历史学博士,云南省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办公室副研究员,主要研习西南环境史、云南民族古籍。

成员

起国庆,男,彝族,云南楚雄人,云南省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办公室主任,研究馆员,主要从事云南民族历史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学等领域研究。

艾芳,女,彝族,云南昆明人,云南省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办公室助理研究员,主要研习民俗学、云南民族古籍。

杨筱奕,女,白族,云南大理人,云南省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办公室副研究员,主要研习中国民族史、云南民族古籍。

(民族时报全媒体记者 高燕)
图片由该项目调研团队提供
转载请注明来源《民族时报》



扫码加微信,备注“进群”
即可“免费”加入前沿行业交流群

2022粤港澳大湾区民族医药产业博览会

活动主题:振兴民族医药 服务湾区发展

2022.9.15-17
广州·广交会展馆

同期举办: 第31届广州国际大健康产业博览会

CO-LOCATED EVENT: The 31th China (Guangzhou) International Health Industry Expo 2022


  • 民族医药特色展区

    藏药、蒙药、傣药、彝药、畬药、维药、壮药、苗药、瑶药、权威民族医药医院、中华医药老字号、民族医药专利产品、民族医药适宜技术推广项目、国医大师及全国名医专家工作室、民族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民族医药学术流派、民族医药大学等;
  • 中药饮片
    药膳食疗展区

    中药饮片/饮品、民族药材、滋补养生中药材、中药保健品、养生食材、药食同源产品、食疗药膳产品、中药营养保健食品、特医食品、中药配方颗粒等;
  • 特色疗法
    保健产品展区

    针灸、拔罐、刮痧、精油、牵引床、熏蒸、药浴产品、膏贴、美容瘦身护肤产品及疗法、理疗、艾灸及制品、养生馆、艾灸馆、推拿针灸店、慢病调理、产后恢复、辟谷、非物质文化遗产、超声波疗法、低温疗法、压力疗法等诊疗仪及配套设备等;
  • 器械设备展区

    民族医药治疗器械、各种民族医药器具、民族医药理疗器械、民族医药养生器械、民族医药护理器械等;
  • 养生慢病管理展区

    养老服务机构、养老生活护理、老年居家用品、老年保健养生产品、老年健身产品、心血管、呼吸、糖尿病、高慢病、早期筛查、基因检测等;
  • 智慧健康产品展区

    健康风险评估、风险干预、健康监测、养生调理、跟踪管理、健康体检、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信息技术开发、智能化健康服务产品、健康识别系统、智能体检系统、经络健康辨识仪、便携式健康数据采集设备、人工智能辅助诊断系统和智能硬件类等。
  • 科研成果转化区

    自主研发的新产品原型、自主开发的新技术、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外观设计专利、民族医药在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研究及应用、民族医药按摩机器人、民族医药脱发再生技术、民族医药经验传承平台、民族医药医案智能采集系统、民族医药脉诊仪等。